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虎年,聊聊古人认知的“西宫白虎”和“生肖虎”

2022-12-23 13:46:56 1071

摘要:农历壬寅年是“虎年”。咱就来聊聊先民眼中心中之“虎”。《说文》“虎”字,收于“虍(hu)部”。其解“虍”字云:“虎文也。象形。”“虍”,是虎身上的“虎纹”。“虎”,许慎云:“山兽之君。从虍,从儿。虎足象人足也。”段玉裁《注》:“虎之股脚似人...

农历壬寅年是“虎年”。

咱就来聊聊先民眼中心中之“虎”。

《说文》“虎”字,收于“虍(hu)部”。

其解“虍”字云:“虎文也。象形。”“虍”,是虎身上的“虎纹”。

“虎”,许慎云:“山兽之君。从虍,从儿。虎足象人足也。”

段玉裁《注》:“虎之股脚似人。故其字,上虍下儿。虍,谓其文;儿,谓其足也。”他还说,从徐锴开始,就把“儿”妄改成了“几”,以致后来的“虎”,成了“上虍下几”。

不过,现代甲骨文研究者们,大多认为《说文》所解字形“不确”。

甲骨文“虎”字

卜辞中的“虎”字,至少六种“写法”,皆为“虎”之象形。而最简洁的那个,可能是后来小篆“虎”字所据原型。

甲骨卜辞的“虎”,主要为兽名;亦为方国名和人名;还是神祇之名。

商族祭祀的“神主”,有“天神”也有“地祇”。比如,“帝”“上帝”是天神;“河”“岳”是地祇神。祖先神被归于天神之列。

“虎”在3000多年前的商族祭祀中,属于“天神”的可能性更大。如“乙四00”卜辞的祭祀中,称“虎”为“帝虎”。

将“虎”奉为“天神”,实际上要比殷代早得多。再前推3000多年,那时的上古先民,已将“虎”与天上的星宿紧密联系在了一起。

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蚌龙蚌虎图案

在距今6500年的河南濮阳西水坡仰韶时代遗存中,发现了一处蚌塑宗教遗迹。此遗迹,精确沿子午线自北而南等间距分布,包括相互关联的四个部分——一位年老男性墓主足北头南仰卧,旁边葬有三位少年,墓主身边,摆放有三组图像;

第一组紧靠墓主,东为蚌龙,西为蚌虎,蚌虎腹下布有散乱蚌壳,北面是蚌塑斗形图像,斗形图像之东配有两根人的胫骨;第二组位于南端约20米处,以蚌壳堆塑有龙、虎、鹿、鸟和蜘蛛图像,龙、虎联为一体,虎向北,龙向南;第三组再向南约20米,以蚌壳塑成人骑龙、虎、鸟的图像以及圆形和有意散放的蚌壳,蚌虎居北,蚌人骑龙居南,呈奔走状。(详情可参见濮阳市博物馆、濮阳市文物工作队《河南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》)

西水坡遗址龙虎鹿鸟图案

此遗迹震撼地向后人展示——当时的先民,已熟练掌握了“圭(髀)表侧影”和“北斗建时”的全部理论及操作;对于“天文(纹)”依然形成了系统认知;“人乘龙”表明“灵魂升天”的原始宗.教已形成;“东宫苍龙”“西宫白虎”星宿理念清晰完成,南北星空的星宿概念亦在形成中。

就是说,距今6500年的时候,上古先民已将东方星空的七宿象形为“龙”,而将西方星空的七宿象形为“虎”。

把“西宫”称为“白虎”,大概要晚得多,约起于西周成于春秋。因为,“五方”配“五色”理念,在此时才成熟起来。

西水坡遗址第三组图案

《礼记.曲礼上》云:“前朱雀而后玄武,左青龙而右白虎”。《疏》曰:“前南后北,左东右西,朱雀、玄武、青龙、白虎,四方星宿名也。”

“虎宿”居西,遂称“白虎”。

实际上,“西宫”的“奎、娄、胃、昴、毕、觜、参”,兼含“中外”共五十四“星官”。古人以为“白虎之象”的,实为“觜、参、罚”三星官组成。

《史记.天官书》云:“参为白虎,三星直者,是为衡石。下有三星,兑,曰罚,为斩艾事。其外四星,左右肩股也。小三星隅置,曰觜觿(xi),为虎首,主葆旅事。”《正义》注:“觜三星,参三星,外四星为实沈,为白虎形也。”

“觜”为虎首,准确说是“虎口”。“觜”是“嘴”之本字。

“参(shen)”星,本指横列的“三星”。“参”即“三”,是“叁”的本字。“参”三星与其外的“实沈四星”,加上上述的“觜”三星和其下的“伐三星”,组成了完整“虎形”。“实沈四星”是左右肩股,“伐三星”是虎尾。

“参三星”是“虎”身主体,司马迁称之为“衡石”。这大约其恰处太阳视运行轨迹“黄道”的最西端有关。“黄道”最东端为“东宫苍龙”的心宿二“商”星,即“大火星”。“参”“商”二宿,从不见面,“商”星从东方升起之时,“参”星必已没于西天。所以杜甫诗云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”

上古先民,将“参”“商”二宿作为授时主星,即《汉书.律历志》所说的“日月初躔,星之纪也。”《诗.唐风.绸缪》曰:“绸缪束薪,三星在天”,这是说“参”宿当空,天就凉了,要提早准备过冬的薪柴。

《左传.昭公元年》记载了“高辛氏二子”神话,说古时候高辛氏的两个儿子“日寻干戈,以相征讨”,于是天帝怒,让二人分管“商星”和“参星”,叫“实沈”的儿子“主参,唐人是因,以服事夏商”。

或许,卜辞中的“帝虎”,即由此而来。

古人认为,“白虎”星宿主杀伐军旅,斩艾除凶。自西周始,“就阳避阴”“任德远刑”思想明显占据了上风。所以,之后对于“西宫白虎”,又有了新的说法。

《史记.天官书》和《汉书.天文志》皆载为“西宫咸池”。《史记正讹》云:“咸池者,西宫诸宿之总名,与前后苍龙、朱鸟、玄武一例。”古之“咸池”,本为日升之处,《山海经》《淮南子》均有载,硬将其移于西,只能以“就阳避阴”“任德远刑”的理由来解释了。

与这种思想相一致,古人亦将“虎”排除于“四灵”之外。

《礼记.礼运》曰:“何谓四灵?麟、凤、龟、龙。谓之四灵。”

这是说,麟为毛虫之长,凤为羽虫之长,龟为甲虫之长,龙为鳞虫之长。

于是,许慎只能说虎为“山兽之君”了。

“虎年”,与“西宫白虎”没有直接关系,但与“十二支”和“十二辰”有关,这也是古人依据“二十八宿”观象授时的成果。

《周礼.春官.冯相氏》云:“掌(管)十有二岁,十有二月,十有二辰,十日,二十八星之位,辨其叙事,以会天位。”

这是说,“冯相氏”这个官员的职责。“冯”即“慿(凭)”,“相”即“看天象”,意为凭据“星象”制定历法时辰之官。

有人说,中国“子鼠丑牛寅虎卯兔……”的“十二生肖”来自印度,此说至今并无可靠证据。

一是,中国的“十二生肖”与国外并不相同。二是,其更似中国古人的“生活概括”。

中国目前所知最早说到“十二生肖”的,是东汉王充。他在《论衡.物事》中,以“物质皆气说”质疑了“五行”相克相生说,而认为包括“生肖”在内,都是更早的古人根据二十八宿运行造成的“气”之变化而总结出来的。

他说:“东方木也,其星仓龙也。西方金也,其星白虎也。南方火也,其星朱鸟也。北方水也,其星玄武也。天有四星之精,降生四兽之体,含血之虫,以四兽为长,四兽含五行之气最较著。案龙虎交不相贼,鸟龟会不相害。以四兽验之,以十二辰之禽效之,五行之虫以气性相刻,则尤不相应。”

“十二辰之禽”,指“生肖”的十二种动物,他一一讲到了,限于篇幅,恕不赘引。

王充之后,蔡邕《月令问答》和葛洪《抱朴子》均讲到“十二生肖”。蔡邕从儒家立场解释,葛洪从道家立场阐述,皆未谈到西域传入云云。

蔡邕从每个农历月可以吃什么家畜的角度讲“丑牛、未羊、戌犬、酉鸡、亥豕”,还说其余的龙虎等不可食。

葛洪则从“干支”纪日讲与“生肖”的相配合。

南朝陈沈炯有《十二属诗》,其云——

鼠迹生尘案,牛羊暮下来。虎啸坐空谷,兔月向窗开。龙阴远青翠,蛇柳近徘徊。马兰方远摘,羊负始春栽。猴栗羞芳果,鸡砧引清怀。狗其怀屋外,猪蠡窗悠哉。

后人认为,这是从“十二辰”角度,讲各“辰”所配动物来解释“生肖”。

“寅时”为“虎”,是此时,虎开始巡山觅食了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